Why join the Navy . . . if you can be a Pirate? - Steve Jobs

DEX的流動性陷阱:誘人的高APY背後暗藏殺機

去中心化交易所(DEX)風靡加密貨幣圈,很大程度要歸功於其獨特的自動化做市商(Automated Market Maker,AMM)機制。AMM利用一個優雅的數學公式-恆定乘積函數(Constant Product Function),即xy=k,來完成資產定價和交易撮合的任務,從而在無需中心化做市商的情況下,為流動性提供者(LP)創造了參與流動性供給、賺取手續費的機會。

恆定乘積函數(xy=k)背後的數學魔咒

從表面上看,xy=k極其簡潔,卻蘊含了深刻的經濟學原理。其中,x和y代表AMM池中兩種資產的數量,k則是一個常量,代表池的總流動性不變。當交易發生時,池中兩種資產的組合會發生變化,價格也隨之自動調整,但乘積始終保持不變。這種機制確保了 AMM 在任意時刻都能提供流動性,使得用戶能夠隨時交易,而不必擔心找不到對手盤。

無常損失(Impermanent Loss)的潛藏風險

然而,xy=k的簡潔背後,卻潛藏著LP難以規避的風險-無常損失(Impermanent Loss)。無常損失是指,當LP向AMM池中提供流動性時,如果池外市場價格發生波動,LP的資產價值可能會低於他簡單持有等值資產的收益。之所以稱為「無常」,是因為只有在LP從池中撤回資金時,這種損失才會真正實現。

無常損失的根源在於,AMM並不直接參考外部市場的價格,而是根據池內代幣的存量比例進行定價。當外部價格發生變化時,套利者會不斷從AMM池中交易價格偏離的代幣,直到池內外價格重新趨於一致。在此過程中,LP提供的資產組合發生變化,偏離了原來的最優比例,進而導致潛在收益的損失。

無常損失的風險與池內外價差的平方成正比。當一對代幣的相對價格變化25%時,LP將損失0.6%的資金;而當價格變化達到100%時,損失將擴大到5.7%。考慮到加密貨幣市場的高波動性,LP遭受無常損失的概率不容小覷。更棘手的是,這些損失很多時候會超過LP賺取的手續費收益,使得LP攤薄後的年化收益率遠低於聲稱的APY。

AMM面臨Maximal Extractable Value(MEV)威脅

除了市場風險,AMM還面臨著Maximal Extractable Value(MEV)的威脅。MEV是指利用鏈上交易的排序、插入和審查來獲利的機會。AMM smart contract中的漏洞為 MEV 獵手提供了可乘之機。他們利用閃電貸、三明治攻擊等手段,在鏈上搶先執行有利可圖的交易,將利潤從LP和普通用戶手中抽走。據估計,以太坊網絡上每天有高達5000萬美元的 MEV被開採。這些巨額套利資金,本應為LP創造價值,卻反而成了胃口最大的食利者。

AMM的無常損失從數學上來看不可避免,而 MEV 的出現更是火上澆油,泯滅了普通LP賺取α的希望。xy=k在賦予AMM價格發現的同時,也為MEV 的產生提供了溫床。在 gas 費拍賣的博弈中,散戶LP永遠不是 Flashbot 們的對手。公平交易的初衷,在區塊鏈的零和博弈中淪為一紙空文。

當然,這些弊端並不意味著AMM毫無改進的空間。一些DEX正著手引入更複雜的曲線函數,優化LP的資金利用效率。Uniswap v3通過集中流動性的設計,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無常損失。更有項目嘗試用保險和對沖工具來中和無常損失。但 AMM 畢竟還是DeFi的一個初生嬰兒,其成長之路註定荊棘叢生。

DEX的先天缺陷與泡沫風險

AMM看似將流動性供給民主化,但其數學之美背後,是散戶為 MEV 埋單的殘酷現實。LP的高APY更像是鏡花水月,稍不留神就會落入韭菜收割機的刀口。不懂原理,貿然跟風,無異於飛蛾撲火。許多DEX熱衷通過發行平台幣、搞 Yield Farming 來吸引流動性。頻繁的空投和補貼雖然壯大了 TVL 的虛名,但卻加速了泡沫的形成。沒有實際用戶支撐的交易量,終將在市場回歸理性時灰飛煙滅。AMM的數學再玄妙,也掩蓋不了DEX的先天缺陷。

LP的投機心理剖析

AMM和LP的存在,很大程度上迎合了加密投資者的投機情結。大多LP並非鎖定資金追求穩健收益,而是把AMM池當成了博彩的賭場,存在僥倖心理,妄圖outsmart莊家,撈取一桶金。這種投機取巧的心理,與韭菜的宿命如出一轍。

除了市場風險,DEX還面臨著安全風險。智能合約漏洞、閃電貸攻擊、oracle操縱等層出不窮,都可能造成LP資金血本無歸。然而,這些高風險卻很少在五光十色的APY之下被著重提及。

為何高風險之下,仍有大量資金湧入LP?除了對高收益的追逐,還有幾方面原因:

一、受到代幣激勵措施的刺激,很多DEX發行治理代幣補貼LP,造成收益的虛高;

二、出於去中心化金融的理想主義,將參與LP視為推動行業發展的使命;

三、盛行的投機和賭徒心理,存在僥倖情緒,妄圖憑藉市場嗅覺戰勝風險,撈取超額收益;

四、從眾心理作祟,生怕錯過下一個百倍幣的機會,盲目跟風;

五、渴望尋求新的投資渠道,卻高估了自己的能力,反而陷入泥潭。

種種心理因素和市場噪音,掩蓋了DEX固有的缺陷。事實上,AMM仍處於早期發展階段並頻頻爆雷,反映其機制設計的不成熟。要實現其普惠理想,尚需漫長的機制創新和技術突破。而LP作為加密貨幣市場的新物種,風險收益尚不明朗,參與其中更需保持理性和克制。

Keith Li

Leave a Reply